湖北日報訊 記者 黃中朝 吳文娟 通訊員 王曉 鄒響平
  水,利萬物而不爭。在孝昌縣,就有一位有著水一樣情懷和品格的水利人。
  他勤政為民,足跡踏遍孝昌山山水水,人稱孝昌水利“活地圖”;他勇於擔當,常常奮戰在防洪抗旱一線,數度與死神擦肩而過;他清正廉潔,執掌水利工程驗收簽字權,家裡卻連防盜門都沒裝。
  他,就是孝昌縣水務局副局長蔣志剛。
  常掛民生在心頭
  8日,記者見到蔣志剛時,他剛從陸山泵站建設工地回來。一身泥土,風塵僕僕,53歲的他已顯得有些蒼老。年初灌區改造工程啟動以來,他作為項目負責人,只要有空,就到工地上督進度、查質量。“孝昌連年乾旱,這個工程涉及到白沙、花西、陡山3個鄉鎮5萬畝良田的灌溉,一點都馬虎不得。”蔣志剛說。
  在孝昌工作21年,蔣志剛全身心投入水利事業。1993年,建縣伊始,孝昌水利資料一片空白。作為全縣第一個水利工程師,蔣志剛雙腳踏遍了每個鄉鎮村灣,白天翻山越嶺調查勘測,晚上挑燈夜戰整理材料。120多本工作筆記,近10萬個水利數據,是蔣志剛心血的結晶。
  關乎百姓利益的事,蔣志剛特認真,也不怕得罪人。
  去年,縣裡規劃將大悟河裁彎取直,造地開發。可蔣志剛卻在這個節骨眼上跳了出來,認為裁彎取直違背自然規律、損害河流生態,“斗膽”直陳勸說主要領導。縣裡重新考慮,請省水利廳和武漢大學專家論證,發現工程不可行,規劃就此止步。
  2009年,縣城澴河西岸博士灣項目建設,開發商想的是通過加高道路阻擋洪水,在原來滯洪區開發房地產。蔣志剛提出,濱河路高程必須低於城區堤防1米,以便於行洪。開發商誤解蔣志剛故意設卡。蔣志剛拿出1956年以來澴河水文資料,曉以利害。次年,澴河發大水,水位接近城區堤防,洪水越過濱河路,順利進入滯洪區,縣東城區的安全保住了。
  事後,開發商握著蔣志剛的手感激不盡:“如果不是你當時堅持,洪水淹了縣城,我就不好交代了。”
  數度與死神擦肩而過
  水利工作辛苦,甚至危險。“從事水利工作,沒有不怕苦、不怕死的精神,不行!”蔣志剛說。
  1998年8月,孝昌連續暴雨,大小水庫滿庫,滑石沖水庫閘門因老化裂了一道口子,下游豐山、楊店10萬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危在旦夕。
  省防辦派來兩名潛水員,準備潛到16米深的水底,用棉花包裹硬棒物堵漏。但由於裂縫位置無法確認,無從下手。
  蔣志剛火速趕到,現場勘測分析,決定從水閘井底來觀測具體破裂位置,再制定排險方案。當時,井底水流洶涌,撞擊聲震耳欲聾,令人生畏。井壁青苔密佈,爬梯銹跡斑斑,隨時可能斷裂。
  考慮到下井危險,現場有幾個技術員要求先下去看看,再給蔣志剛彙報情況。蔣志剛一口回絕:“必須由我下去,儘快找到原因。”就這樣,他在26米深的豎井中上下了七八次,終於獲得準確數據,對及時排除險情起到關鍵作用。
  同事潘儀明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至今仍心有餘悸:“當時一塊銹鐵脫落,掉到志剛身邊,要是被擊中頭部,他就沒命了。”
  又一次,觀音岩水庫輸水管裂縫處理。200多米長的輸水管,一頭閘門緊閉,空氣不流通,人進去本來就有窒息感,裂縫處理作業用的又是有毒環氧材料。蔣志剛戴了防毒面罩,但因離作業面最近,很快出現作嘔、頭暈現象,趕快叫同事們撤離,自己卻一下昏迷過去,幸被同事救出。
  清水自清不染塵
  蔣志剛的家,很清貧。20多年的老舊房子,鄰居家裝的都是帶貓眼的防盜門,他家卻是一扇掉了漆的木門,室內無裝修,還是水泥地面,客廳擺著一張舊沙發。
  其實,蔣志剛有很多“發財”的機會。
  1993年,孝感撤地建市時,市委從各機關選調幹部到新設立的貧困縣孝昌工作,蔣志剛名列其中。此時,海南一家房地產公司欲以月薪5000元聘他。當時5000元相當於他們夫妻倆兩年工資。蔣志剛大兒子一齣生,就患腦癱,給孩子治病急需用錢。
  幾天幾夜思前想後,蔣志剛還是婉拒房地產公司好意:“家鄉孝昌剛設縣,急需各類專業人才。更重要的是,我熱愛水利事業。”
  作為分管工程管理、項目規劃設計的副局長,權力並不小。蔣志剛卻說,“水攪渾了,就看不出深淺;路走歪了,人倒下去,扶都扶不起來。”
  2003年8月的一天夜裡,某水利工程公司的負責人找到他家,偷偷丟下一個信封。蔣志剛發現這個裝有萬元現金的信封後,當即叫來單位司機,連夜退還。
  蔣志剛負責驗收富民畈節水灌溉工程。因施工沒有達到設計要求,他責令施工方返工。承包該工程的老闆請他吃飯,電話打了無數次,他就是躲著不去。當晚9時,孫老闆又專程到他的宿舍,硬要給2000元紅包,也被他拒絕。
  孝昌建縣至今,由蔣志剛主持規划水利項目20多個,建設資金數億元,而他,“常在河邊走,就是不濕鞋。”
  (原標題:他有水一樣的情懷與品格)
創作者介紹

星巴克

wz89wzvsc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